卡斯特蒙斯外弗

瑾玖,无姓,叫阿玖也可以
懒癌晚期,是个大透明
剑三cp博爱,王者all信all,吕云,军师组,孙膑x全员x孙膑
魔道忘羡不拆不逆

韩信x太乙真人 【超级兵老大和白泥鳅的故事】上

#韩信第一视角
#ooc




今天自家的召唤师约了和基友一起打排位,合乎情理地将自己召唤出来,给他基友炫耀炫耀前些天买的白龙吟。

他的基友说要试试新英雄,我在泉水里等待的时候感觉有人狠狠地拽了拽我的马尾,吃痛地捂着头发回头看去,环顾四周发现好像没有人。

当我在想是不是闹鬼的时候,一个穿小斗篷的矮个子向我招了招手:“嘿!白泥鳅!你这身衣服挺好看的!我是你家召唤师基友的新…”

他话没说完,我赶忙领住他的后领狠狠向高级防御塔那边一扔

“卧槽见鬼了!超级兵进泉水了!”




我家召唤师一个劲地和那个超级兵道歉,我还处在刚刚的惊吓中难以回过神来,太久没逛商城了,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出了一个这样的英雄。

他一个人愤懑地守着他的炼丹炉往里面扔着东西,我觉得刚刚有些过火了,蹲在一旁捡了根树枝戳戳他的斗篷。

“别生气了小家伙,把你扔出去是我的不对,但你怎么这么像超级兵,不会是超级兵老大吧?”

“……”超级兵老大没有说话,让他的炉子对着我的脸狠狠地喷洒了一片灼热的粘稠液体,我一个激灵赶紧跳开,避免了他的攻击。

我觉得这有点可怕,原本以为像孙膑和蔡文姬那样已经算矮的了,搞了半天那只是辅助的平均身高,下次新出个新英雄会不会就直接是绿buff了。


在野区收了双buff,自己野刀发育的也差不多了,瞅着小地图发现上路的大乙真人被对面的张良和蓝零亡围攻,于是跳了两下直达战场,直接将张良挑飞,然后一顿狂干。将张良弄到残血的时候,我冲太乙真人喊了两句叫他快点控住对面的蓝零亡,他却半天没有反应,回头一看他正下了炉子在地上捡额外掉落的金币,还招呼着他的炉子快点把金币收好。

我是看的一脸懵逼,开口还没准备说些什么,对面张良的狗链子就套上来了,蓝零亡直接收了人头,后来就出现了这样的通知:

兰陵王 击败 韩信 助攻 张良
张良 击败 太乙真人 助攻 兰陵王

【队伍】韩信:????超级兵老大你干什么呢???

【队伍】太乙真人:我!我帮你捡钱呢!

【队伍】韩信:……

那什么,隔壁泉水还缺超级兵吗?

【韩信中心,邦信/信白有】阎王的生死簿

《阎王日记》第99861篇
月老说要和我做个交易。
他用一株有魔力的海棠和我换一些人。
这些人在生死簿上便会成为试验品。
生生世世无论怎么样都将会死于爱人之手。
不得解脱。
—————————————————————

——他的伤口上会长出红色的蝴蝶。

——所以当那个男人站在我面前的时候,他的胸膛上满是蝴蝶。

地府是生灾的地方,是遣罪的地方。我记得之前叫人在奈何桥旁种过月老给的那一棵海棠树,可料不到那海棠花羸弱,与人间的海棠一样耐不住风霜冷寒,没几日便凋了花,红了整个忘川河水。

光秃秃的树桠立在那,没带来生机反而让人更加生寒,再后来我就派孟婆在那树下熬汤,白渺渺的烟雾缠上枝桠,久了,也就成了那树的叶。

自那之后,偶尔大厅内会进来几个身上长着蝴蝶的人,有时长在头上,有时长在背上,又有时在手臂上。那红彤彤的蝶扑朔着翅膀,撒下淡淡的香粉。

我问孟婆是怎么回事,她说好像这海棠树在被汤熏过之后有了神奇的功效,在人间海棠落尽时节死去的人,致命伤口那儿都会长出红蝶,护着那人下辈子平安无事。

听了这话我也是信了,毕竟这是地府。哪有什么鬼怪不存在的说法呢。后来面对这些“棠人”的时候,我也是见怪不怪按流程走下去罢了。

可是有一天,来到我面前转世的是一个另类的“棠人”。

他与别人不一样,别的棠人身上最多也就几处生了蝴蝶,他的胸膛却趴满了一片。红色与他的发混在了一起,隔着距离好像都能听见每一片翅争先恐后拍动的声音。

我咳嗽了一声,翻开生死簿寻找着资料。

“——韩信,淮阴侯——是吧?”

“是。”

“你是怎么死的?”

“竹刃穿心而死。”

“为什么死的?”

“被污蔑而死”

“谁杀死你的?”

“…。”

“谁杀死你的?”

“故人。”

听到这我不禁抬眼看了一眼他:嘴角好似还挂着一分干涸未流尽的血,眉眼俊朗不卑不亢地站立着,是一副习武将军的样子。突然有了想一刨到底的欲望。

“哦?是什么样的故人?”

“遥不可及的那种”

“他为何要杀你?”

“…大概是因为从来都没信任过吧。”

男人的口气软了几分,一句话将我堵着有些愣然,我叹了口气抬笔准备勾上结尾,又随口问了一句:

“很痛?”

“比痛更痛。”

“……”

我的笔在半空停住了,我竟打心眼里心疼起这个人起来,准备写下的话语也笔锋一转成了别的语言。

“好吧好吧…。那本王便安排你下辈子去白龙族投胎吧。周游天地,肆意九州五岳,也没个‘情’字所破啦…。”

“……谢陛下。”

他跪下行以一礼,随即转身便出了这大殿,我看见他左胸膛的红蝶凋落了下来,失了生机一般飘落在他刚刚跪着的地方,我皱皱眉头发现好像有些不对,仔细盯着生死簿上“韩信”的几行字看了半天,最后一行月老做的印记才缓缓浮现出来。

“……”

“唉…。月老头,你可真是害人。

“这韩信,看来每一世都必将有孽缘。”

“等下次他被那只狐狸送来的时候,再和他解释清楚吧。”

‖吕云‖‖‖‖爱恨入骨【下+续】

【改造进度 75%】

听说他的战役提前结束了。

听说外军杀了他的主公,尸首赤裸裸地躺在外面。寒风一吹卷起遍地沧桑。

听说,他好像不会回来了。

我再一次回到了他的军营,那杆他随身一直带着的枪孤零零地放在那里。我像是能想象出他听到那消息后立马摔枪而出的场景。捡起来握在掌心,枪身像几百年未见过阳光那样冰冷。

外边悲风呼啸,我攥着枪出了帐篷,飞沙卷石掩了来人的影子,摇摇晃晃像随即要倒下。没有千军万马的修饰,孤单影只的人儿一碰即倒,发带不知飘到了哪去。

我顿时想起了初见那天战场上冷眸俊眉的少年。他此时的模样与当时恰好重合,就是脸上多了几分血迹和沧桑。若不是这一样的外表,我不会,也不愿相信面前这个人就是几个月前意气风发的将军。

一股无名火从心底蹿上,我大步走到他的面前掐住人的两颊逼着他与自己对视。然后恶狠狠地将手甩开,轻蔑地看着他因重心不稳而摔在地上。

“废物。”

他似也不愿意反驳,就那么保持着姿势,抬手遮住了自己的眼,咬着泛白的下唇一声不吭,摊开的手掌紧紧地窝成拳头,衣衫斑驳地躺在泥土中。

我欺身压下去,一手捉住他的手腕压在地上,另一只手试图去扯开他的衣服。原本没有反应的人猛烈地挣扎了起来,用着沙哑带着些许哭泣的声音竭尽恳求着:

“不要……!我现在不想!你别…!…”

“闭嘴。”

我停止了粗暴的动作,俯身抬起他的下颚吻了上去,舌头一遍遍舔吻着本已干燥无比的唇,偶尔用齿尖厮磨着。然后撬开他的齿贝,勾住人的舌交换着唾液,直到吻到他面色潮红才拉开距离,在空气中扯出一条暧昧的银丝。

他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大口大口喘着呼气,眼神里带着一丝不能明解的情感。

“看着我。”

“从今以后,我便是你的王。”

【改造进度 85%】

不知何时自己被冠名上了战神的称号,惧怕我的人从营中低眉顺眼的官吏变成了方圆十里的军队。

身为男人,被称为战神无非是最好的赞赏,所以当曹操犹如丧家之犬一般咒骂着总有一天要取我的项上人头时,我大笑着拿方天画戟一挥,放任他拍着灰尘逃走。

呵。亡命之徒。跑了也无所谓。

过几天后那少年头一次找进了我的军帐,未说太多的话语,带来的只是一个算不上缠绵的吻。一吻未完,一个佣兵闯了进来,看到眼前的场景顿时红了脸,立马低头抱拳汇报:
“将军!貂蝉姑娘被曹操掳走了!向魏国那边跑去了!”

“什么!?”

我拍案而起,抓起一旁的方天画戟随意披上了外袍就准备往外冲,站在一旁的人拉住了我的手臂,说通往魏国他熟悉些许,可以领我前去,我仔细想了想,揽住他的腰跨上赤兔便向他说的方向快马加鞭赶去。

对于蝉儿,我们未曾同床过,只是两人简单以夫妻之礼相待而已。我欠她一命,像如此这般爱护她也是理所应当。
我不忍看任何一人夺走她,更何况她是被曾经在我脚底求饶的蝼蚁所欺瞒的。

耳边满贯着怀中人清脆低沉指路的声音和噌噌而过呼啸的黄沙。眼看便要度过这沙漠了,他止了声音,过了一会在马上转了个方向靠到我怀里紧紧的用手臂环住我。他抱得特别紧,像是有什么即将要失去了那般,我见过他各种见不得人的一面,却从未看过此般反应。

“…做什么。”

“……”

“吕奉先。你不准死。”

一场漫长的沉默之后,他才温润吐出一个答案,我听到这句话不由大笑起来,带着八分嘲弄二分占有咬了他的唇。

曹操那个毛贼让我死还早了八百年。

真是个大笑话。

【改造进度98%】

我曾为自己想过千万种死法,毕竟这天下想要我首级的人不占少数,从最开始的差点饿死在街边到之前的身负重伤。我一次次从老天爷的生死簿上溜走,想着是这个世界太弱,未能配上我半分半耗。

但我今天却几乎快要被这个笑话逗得笑出来。

笑自己为何这般就中了曹操的奸计。

笑面前的蝉儿从怀中掏出断刃架上了自己的脖子。

笑身后刺穿我身体,还带着新鲜血液颤抖着的缨枪。

我头一次天真地回头望向那人的眼眸,奢望着从中看出些什么。但望穿的只是他满眼的无畏——
和眼底无尽的悲悯。

身体轰然倒下,意识清醒如斯。

我不需要同情。特别是你的。

“伤着的地方真疼啊。”

——左胸肋骨里跳动的器官一下一下撕裂抽搐的疼。

“赵子龙……。”

——你是什么时候成为了融到骨子里的痛。

“赵子龙!!!!”

——你用假的爱和真的恨精心为我一人策划的闹剧。不累么?

……

我要连这身心一同忘却。这样便不会再感到些什么。

“从那时起,又只剩下自己一人。”

【改造进度 100%】
【记忆清除完毕】
【正在处理,请稍候】

黑袍男人对着面前的机甲笑了出来,赞美着这是世界上最完美的杰作。

“001号,你之后就是我最完美的杀人机器了。”

“你要记住,你只是个工具,不存在任何人类的情感。是我救了你,你要为我孝忠。”

“你若是有了情感,那边是你报废的那天,明白了么?”

“接受指令。”

【末日机甲001号,改造完毕】

从今往后,王者大陆出了比佣兵组织更加让人闻风丧胆的组织,虽然整个轴心只有一人,但可抵千军万马,下手无情,从未有过半点迟疑,可谓名副其实的杀人机器——001。

【一个月后】

【敌人清除完毕,存活率 0%,进入确认阶段】

耳边传来冰冷死板的机械女声,接受指令抬手将手中的武器重重地插进面前倒下的一个士兵的心脏,鲜血迸涌出来脏了一身。

【确认个体死亡,继续检测】

手中刀刃起起落落,寂静的战场上只有反反复复地抽插声,突然远方传来嘶吼声,朝着声音看去是被风沙遮掩不清的一个身影。

【未知人物靠近,检测为敌人概率 99.9%   准备开启战斗模式】

体内的声音带动系统的开展,指引自己带着刀剑向那影子走去,走近才看清是一个浑身披甲的少年,手中没有携带武器,身后没有一支军队,头上的发带随风飘舞着,他的脸——

【警告!系统错误】

看向他的脸时大脑突然一阵晕厥,提示音让自己一时不稳坐在了地上,面前的男人愣了愣,缓缓蹲在我面前捧住我的脸与他对视,我这一次清清楚楚看清了他的面庞——

【警告!无法读取信息!系统错误】

他颤抖的手抚上了我的额头

【警告!信息强行处理!危险!危险!】

唤了几声不知的名字

【警告!正在处理信息!危险!危险!】

凑过来,不顾一切地吻上了我的唇。

【……】

【确定为 私有物,判断完毕】

【无法消除,无法消除】

【检测出私有情感,系统自行毁灭程序启动】

吕云‖‖‖爱恨入骨(上)

#吕云
#吕布末日机甲设
【在末日机甲改造的时候会像走马灯一般看到零散的故事,改造完成后舍弃记忆】
#有肉渣祝食用愉快

【机甲改造准备】

第一次见面是在敌对的战场。他生着一副好面貌,像刚刚镀上青兰色延伸花纹的瓷器。对着黄沙弥漫的战场来说算是过于年轻。但在自己眼中只算上不知天高地厚的黄毛小子。待他提枪跨马,带领千军冲来,方天画戟与那武器相碰磨擦出一系列的火星,我垂眸盯着他那拧紧的眉头,饶有兴致地倪眸卡住人的下巴狂笑起来:

“报上名来!我吕奉先刀下没有无名鬼!”

【改造进度 15%】

第一次偷窥别人,是躲在一面墙之后。看那女子冕如桃花,双眸含泪地对着面前人轻声哭泣,双手微微颤抖最后整个人扑入他怀中一圈圈收紧。那男子却没什么反应,愣了半晌才安慰似的闭眼顺着她的头发。

樱花片片凋落,执手相看,无语凝噎。真是好一番般配。

可是那是我的女人。

——染指者偿命!

【改造进度 45%】

这是我第一次来到别人的军帐,而且还是躲着巡逻的士兵偷摸进来。虽觉得有损将军风范,但最终我还是见到了那人。

他见我来有些吃惊,却马上掩去了表情,也不问我来的目的,只顾低头看着战报。不喜什么迂回的问法,我便直接问他蝉儿的事情,他却丝毫没有反应,死寂的空气里面翻动纸张的声音清晰地挑着怒火的底线。

我将桌上的纸张掀起,当着他的面一点点地撕裂成碎片,他猛地站起来压着声音破口大骂,一手还攥紧了随身的配枪。

我说,这时你就开始怕了?

说完便揪起人的头发猛地按下,扔掉他一身繁重的盔甲,撕扯掉里面一层层的里衣,粗暴地将他的唇抵到半挺的分身上。

——含住了。敢咬便切断你的舌头。

【改造进度 60%】

第一次心平气和地褪了铠甲伴上一壶酒坐在心爱的女子旁,她一手捻针一边借着昏暗的灯光垂眸一点点帮忙缝补着衣服上的破洞。我灌了口酒盯着她那串针引线纤细的手指,她迎上了目光我又匆匆看向那一下一下跳动的烛火。

我想我一定还是喜欢她的,不然不会这般缩手缩脚。

“奉先。”她突然唤我的名字。

我轻轻应了一声转头看去,她的眸子在微弱的光亮下反射着点点熠光,眼神里的情绪随着烛火变化不断。

她放下手中的活搓了搓十指哈了口暖气,转眼看向窗外纷纷而下的飞雪。

“大人可知——爱是什么。”

平静的语气,不含有一丝波澜的情绪波动。一时间问的我有些缓不过劲来。女子揉了揉肩膀,像是准备好了一般要予我一个解释,之后又欲言又止地低下了头。

“……莫过于一人一辈子只爱欺一人,在他面前毫无遮掩,而一人又心甘情愿地被欺,最终却能至死不渝,执手相随。”

“这大概就是妾身所向往的。”

她说这话竟让我忆起了那天天在我身下皱着眉头迫于承欢的男人站在军帐前发带随风缭乱的样子。

错觉吧。

这雪。下得有些寒了。

【改造进度 75%】
听说他的战役提前结束了。

听说外军杀了他的主公,尸首赤裸裸地躺在外面。寒风一吹卷起遍地沧桑。

听说,他好像不会回来了。

我再一次回到了他的军营,那杆他随身一直带着的枪孤零零地放在那里。我像是能想象出他听到那消息后立马摔枪而出的场景。捡起来握在掌心,枪身像几百年未见过阳光那样冰冷。

外边悲风呼啸,我攥着枪出了帐篷,飞沙卷石掩了来人的影子,摇摇晃晃像随即要倒下。没有千军万马的修饰,孤单影只的人儿一碰即倒,发带不知飘到了哪去。

我顿时想起了初见那天战场上冷眸俊眉的少年。他此时的模样与当时恰好重合,就是脸上多了几分血迹和沧桑。若不是这一样的外表,我不会,也不愿相信面前这个人就是几个月前意气风发的将军。

一股无名火从心底蹿上,我大步走到他的面前掐住人的两颊逼着他与自己对视。然后恶狠狠地将手甩开,轻蔑地看着他因重心不稳而摔在地上。

“废物。”

他似也不愿意反驳,就那么保持着姿势,抬手遮住了自己的眼,咬着泛白的下唇一声不吭,摊开的手掌紧紧地窝成拳头,衣衫斑驳地躺在泥土中。

我欺身压下去,一手捉住他的手腕压在地上,另一只手试图去扯开他的衣服。原本没有反应的人猛烈地挣扎了起来,用着沙哑带着些许哭泣的声音竭尽恳求着:

“不要……!我现在不想!你别…!…”

“闭嘴。”

我停止了粗暴的动作,俯身抬起他的下颚吻了上去,舌头一遍遍舔吻着本已干燥无比的唇,偶尔用齿尖厮磨着。然后撬开他的齿贝,勾住人的舌交换着唾液,直到吻到他面色潮红才拉开距离,在空气中扯出一条暧昧的银丝。

他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大口大口喘着呼气,眼神里带着一丝不能明解的情感。

“看着我。”

“从今以后,我便是你的王。”

【亚瑟——】死亡骑士并非死掉的骑士








“死亡骑士并非死掉的骑士”

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么?

当亚瑟是个骑士的时候,为着生存和理想乡而奋斗着,披着他的披风,凭着一把剑和一身孤勇,带着正义的名义保护自己和所爱的人。

但是他逐渐开始力不从心,发现光凭自己的力量不能让周围的人不受到伤害,所以因着这份贪婪曾向神明许过一个愿望。

他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强大到能抵御所有伤害。

他希望自己能够有能保护世界的力量。

他希望自己所向披靡。

神明笑了笑,什么也没有说。

于是他把亚瑟的骨头淋淋地去了髓印在披风上。把他的血肉心脏全部燃尽在空气中,把他的生命写在不老书上。

——便让你不死,让你永生。

——从此便叫死亡骑士。

从此没有任何一把剑能刺透我的盔甲,刺穿我的胸膛。

因为死亡永远不死。

“死亡骑士并非死掉的骑士。”

“而是永远不能死去的骑士。”

回首纤陌 【又名藤咲表白信bushi】


≡第二人称视角

【一】

第一次看到你,你的光芒却没有在我眼中那么耀眼。

记得当时我喜欢的是那个金发如王般降临的红眸少年,他身边的一切都像是渺小极了,包括你。

后来你的记忆是在水晶棚子下,天光下透过玻璃融化了你半边的笑颜。突然我像是凑近了细闻樱花,属于大和舞者的香味顿时蔓延围绕在我的鼻尖,让我依恋无比,沉醉于此,之后便发疯一般的寻找和你相关的一切,在儿时零星的记忆里试着搜寻你的痕迹,却如同失忆一般做着无用之功。

我也不知道为何要对你如此这样,明明痴汉属性一点都不适合我,却看着你在阡陌红尘中回头,空气凝着紫色的发梢,眯起琥珀色的眸子对我露出习惯性的笑容。

我感慨着自己已经不再年轻,却还是在风尘枯锆的枷锁中找着,一步踏出一个脚印,被来着你的温柔埋没在雪里,慢慢将缺陷填补,再次回首,一切如旧,美好如初。

【二】

      “你会打篮球么?”

恢复成男孩身份的小小个子的他愣在三位男孩的邀请前,明亮的眼眸打量着这三个纯净无比的孩子,不经思考变答应了下来,踏着夕阳在篮球场上肆意奔跑,直至天边的余晖被黑暗浅隐。

        我想那大概是那些年里你度过的最快乐的一个下午。

        快乐毕竟是短暂的,在那一天度过后,你又得束起马尾,穿起裙子跟着你平时的朋友一起,只能默默在路过篮球场时,指尖抚上铁网看向失乐园中等不来昨天紫头发男孩的三位抱着篮球发牢骚的小孩。

        从此以后像是人间蒸发般,活于世上的是那位在舞台上的大和抚子。

【三】

或许因为某些机遇,再睁开眼时你有了自己的守护甜心。

“手…鞠?”

念着并不饶舌的音节,你盯着那小小的微笑着的甜心,她有礼貌地和你打着招呼,你竟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时间终会给出解释,像一碗淡淡的白开。你们慢慢了解彼此,将信任搭建在时间流逝而堆积起的瓦碩上,一层一层渐渐巩固加深,她就像一位生活中真正存在的女孩,连掩藏在优雅之下的怪癖都让人感觉无比自然。

        我想你应该是知道的,她终会有离开你的那么一天,却没想到暂时的离别来得这么突然,当你在自己风格舞蹈这方面感到迷茫和无助时,她居然回到了她的归宿里,蛋壳毫无裂纹,像一只精美的艺术品未曾见过尘世的玷污,却怎么也敲不开了。

        你无法去责怪她,只能暗暗在心里埋怨着自己,由自己心灵所孵化出的手鞠,因为自己的迷茫而不会出现了。

         如果没有那枚新的守护蛋的话,你可能真的会捧着手鞠的守护蛋咬着唇黯自神殇吧。

        在没有手鞠的日子里,身边像空荡荡的少了什么,失落的孩子环顾着四周,却捕捉不到那束熟悉的影子。回到日本面对那些曾经和未来的伙伴们,也只能用新的身份去面对而不是藤咲抚子。看到自己日思夜想的担任Joker的女孩子,却不能像从前一样拥抱她了,只能微笑着眯起琥珀色的眸子对着她浅笑。

        在节奏诞生后,你似乎能够找到了自己前行的方向,手鞠也如期而至破壳而出了,颤抖着的声带喊出她的名字时,只是冷静压抑了心中的激动,你的眼睛闪着光芒,带着笑眼迎接了这位多日不见的老朋友。

       从那一天后,藤咲抚子也回来了。

       伴着她身旁小小的甜心。

【尾声】

       纵然红尘之外还是红尘,路的尽头还是尽头,我都会择路而来。

       为,寻你而来。

【吕蝉】天不老,情难绝


隐约的记得年少时曾心悦过一位姑娘。

她长发飘飘,白襦粉裙,一舞抛了水袖弯弯柳眉,半折细腰。

我正至年少轻狂,不懂情事,却为其心悦,难以启齿。

飘飘欲仙在舞台上一舞倾城,眉眼间的笑意淡淡散开,像朵在风中颤着花瓣生出的莲。

从那时起便暗许下一愿,哪怕这铠甲被利剑刺穿在土里生了锈,我也不能让这尘世伤这莲一分一毫。

打打杀杀驰骋战场的人向来是不懂什么叫温柔,以至于面对自己心悦已久的姑娘都不知怎么讨她欢心。她体质偏寒,怕冷,便悄悄地拉过她冬日冰凉的手捧在手心轻轻搓揉隔着皮肤让她尽可能暖和一些,回去提前在她屋里生上一炉檀香火,旁边放好她最爱的银耳羹,不愠不火的温度不至于烫坏了人的唇。

我最喜欢她笑得样子,眉眼弯弯,一双眸含着光像能将魂儿勾走一样。

她问如果有一天她老了,爱上别人了,我该怎么办。

我说,蝉儿高兴就好。

我说,我会给你做一辈子你最爱的银耳羹,。

我说,你若爱上别人,他要负你的话,我便用方天画戟挖出他的心脏埋到你坟前。

我说,吕奉先一直都是台下那个喜欢看着你跳舞的将军傻小子。

大概是遵守了约定。

多年后在徐福的面前,那女子一如既往用温润的声线轻轻唤了一声“奉先”,将随身携带的舞剑穿透盔甲刺入自己的胸膛。

一瞬间血顺着刀刃印出盔甲的纹路,她低着头颤栗着不敢看我,凌乱的头发一缕缕垂下散在额前,两行热泪止不住地从她眼角流下。

这一刀像是直接伤到了要害,嘴角的血液不停地渗出,眼中人变得模糊,连抬手都费力起来。

大脑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给出,我向前小心翼翼地环住这朵莲花,闭上眼最后深闻了一下她肩头那独特的香味。

其实我早就知道了,早就知道了啊。

——她是开在黄泉路上延生一路的血莲。

但至今我都未后悔于堕于这深渊。

下意识地拂过人的发别在耳后用拇指擦掉她脸上的泪痕,用尽剩余的力气在嘴角勾起一个弧度。

“蝉儿…莫哭…。”

“桌上的银耳羹…防寒。记得…要全部吃掉…”

【田忌X孙膑】在下田某1

#貌似有点狗血的小系列?!?
#可能有后续

在下田某,信单一个田,无名。是一个普通的农民,现如今有一妻一子,家中生活虽然贫困,但是清汤清饭的日子也算幸福。

我的记忆里,有一段是空白的——在我十七岁之前的记忆全部都是空白,母亲说那是因为我当时上山遭遇了天灾,被山洪冲至而下,被发现的时候头部受到了撞击,忘记了以前的事情。

虽然我是同意母亲这种说法的,但是也不至于什么都不记得的程度,就像,就像我是突然冒出来的一个人,以前根本不存在的一样,突然冒出来的一个人。但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毕竟是10多年前的事情了。

今日我一人上街赶集,一路总感觉被人在跟踪,有一双眼睛在看着自己,疑惑地回过头却发现并没有什么,想了想可能是因为最近太过疲惫所以出现了幻觉,于是继续挑选给妻儿的新鞋,但那道目光依旧烫的刺眼,想了想然后拐进了一条人烟稀少的巷子,身后传来机械摩擦的声音,突然停住脚步也同时听见了身后那人急忙停住的声音,回过头有些愠怒地看着他,惊讶的是居然是个还不及自己肩高的孩子,更让自己难以相信的是他的双脚居然是机械做的,旁边还有两双类似鹰的翅膀。

“你……!你是什么怪物!居然跟踪我?”

“……田忌?”他骚了骚脸颊,有些不好意思地抬头看了看我。“我是孙膑…啊”

我努力回想着是什么时候认识这个人的,但脑袋里并没有关于这个栗发小少年的记忆

“抱歉,虽然不知道你是如何知道田某姓的,但是田某不记得在哪遇见过你。”

【孙膑×蔡文姬】大概是修琴吧

一场混战过后蔡文姬拖着她七零八散的琴哭啼啼地到孙膑面前:

“QAQ文姬的琴被鲁班那个小短腿给怼坏了,小孙膑帮我修一修吧”

孙膑点了点头,在野区的草丛里面开始鼓弄起来。

一会后孙膑把蔡文姬叫到了野区给她看她的琴,有些骄傲地晃了晃他的大翅膀:“怎么样?看来琴还是很好修的么!这可是2355年后最流行的款式,帅不?”

蔡文姬看着莫名长出两个机械翼的琴愣了愣。

蔡文姬 击杀 孙膑
蔡文姬 大杀特杀 孙膑
蔡文姬 天下无双 孙膑

帅个头啦!文姬还是叫鲁班把琴怼碎算了!蔡文姬这么想着。

留下一脸懵逼的小孙膑孤独躺在草丛里。